第五期  2009年1月出刊

儒學小故事

首頁
儒學專論
臺北儒學古蹟
儒學相關活動介紹
儒學小故事
儒學研究新書提要
儒學研究新進展
下期預告

 

                                                          

敏而好學

劉柏宏[1]

【原文】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論語•公冶長》

 

【譯文】

  子貢問道:「孔文子為什麼會諡為文呢?」孔子說:「他聰敏靈活,愛好學問,不以向下屬請教為恥,所以死後用文這個字作為他的諡號。」[2]

 

【儒學小啟示】

什麼是「文」?這是扣問中國傳統文化性質的好問題。有別於現代人認為訴諸於書面文字者才可稱為文的觀點,古代中國文化認為的「文」,可謂無所不包,在天有天文,在地有地文,而體現於人者,稱為人文。總括來說,可以舉漢代王充《論衡》所言為代表:

文者,德惠之表

簡單來說,各依其自性而彰顯於外的樣態,可說是「文」的主要意涵。然而孔圉在死後被國君賜予諡號為文,又代表著什麼意義?原來能在死後諡為「文」者,他的畢生行為處事必須展現以下幾種事蹟之一,纔能有資格得此殊榮:經緯天地、道德博厚、勤學好問、慈惠愛民、愍民惠禮、賜民爵位、忠信接禮。孔圉因其「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故能有此資格諡為文。

雖然諡號的制度早已廢行,不過本文仍舊能提供給我們其他的觸發。以「敏而好學,不恥下問」為例,到底對於現代人而言,具有什麼可供參考之處?這讓我們不得不去思考一個問題:什麼叫做學習?什麼叫做知識?學習與知識之間的關連到底是什麼?是否只有在課堂上透過教師、教本所傳達的資訊纔能稱為知識?或是唯有那些無法言說的經驗與智慧纔夠資格稱為知識?這樣的疑問尤其在今日重視創新,追求創意的時代塈鬌蓎o重要。孔子在這裡提供的答案,或許可以讓我們進一步予以正視。

有別於現代教育的內容多受到書本文字知識的侷限,在孔子的時代堙A以解決實際問題,思考如何「致用」才是當時知識存在的根本目的。因此,學習知識,並非僅是關在象牙塔堛瑣ЁN行為,套用知識經濟學者Dominique Foray的話來說,學習知識的過程並非是一種與實際運作、民眾保持距離的「離線」(off-line)活動;相反地,在中國傳統時代裡,知識的建構與學習過程反而比較類似於現代童軍教育中所提倡的「做中學」(learning by doing)模式:透過實際解決問題,累積經驗,以逐步追求系統化、完善化的動態過程,因此如何「用以致學」才是更為核心的關鍵。「敏而好學,不恥下問」這句話若放在這樣的背景下進行理解,不僅更貼近當時的原意,而且對於現代人將多所裨益。因為孔子在這兩句話裡明白地揭示了知識的雙重來源,與學習時所面臨到的雙重障礙。

何謂知識的雙重來源?孔子指出知識的內容與來源有二:第一透過「學」,其次透過「問」。不過什麼叫做「學」?中國傳統對「學」的理解,認為學即是「覺」,也就是察覺、覺悟之意。以個人道德修養而言,可以稱為「吾日三省吾身」的反省行為;若就現代人追求工作效率的角度來說,針對執行過程進行檢討與回顧,豈不同等重要!換句話說,如何擺脫自我無意識的慣性,而能覺察自己行為或工作的盲點所在,便是知識的主要內容及來源。而知識的另外一項內容與來源,便是透過「問」──藉由蒐集資訊以進行知識建構,以現代的話來說,就是針對產出結果的相關評價與受眾意見進行調查。因此,知識的第二來源在於如何有效獲得旁觀者的看法,進而營構出一反饋機制以尋求改進,是孔子對於現代人的另一項叮嚀。因此我們可以發現:「學問」的成形,實際上端賴於是否能有效達到「覺察自我執行時的盲點」與「吸納外在接受者的意見」兩個層面。

誠如以上所言,孔子對於知識來源的看法可以提供現代人做為借鑑,那麼「敏而好學,不恥下問」也同樣提醒我們在學習知識時很容易犯下的兩個錯誤:既然「學」的內容在於自身反省,「問」的內容側重聽取意見,倘若這兩條渠道一旦封閉,那麼建構知識的工程也就宣告停擺。因此如何保持開放的心靈、不自我設限的態度,則是學習知識,追求學問的重要基礎。


 

[1] 作者為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生。

[2] 見謝冰瑩等編譯:《新譯四書讀本》(臺北:三民書局,20078月),頁114

 

TOP


學而不厭

劉千惠[1]

【原文】

  子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論語•泰伯》

 

【譯文】

  孔子說:「求學好像來不及似的,學到了又怕把它忘掉!」[2]

 

【儒學小啟示】

在此文中強調『勤學』,孔子精辟地指出做學問的難處在於要踏上一個臺階,不知道要花費多少心血;踏上臺階之後,還要為鞏固此成就而付出許多代價,否則就會得而復失。我相信許多人都曾經有過以下的經驗:以前學過的英文單字太久沒用就會忘記怎麼拼寫、考試時背得滾瓜爛熟的化學方程式等過了幾年就幾乎忘光了……,當初花費許多心血才習得的知識,後來卻因為荒廢不用而遺忘,這就是孔子所說的得而復失。

有一句俚語叫做:「笨鳥先飛」(或作「笨鳥早飛早入林」),意指一隻笨鳥必須早其他鳥幾步起飛,如此才有可能比其他鳥早點飛入林中,用以引喻一個人若是天資不及他人,就必須要比其他人更早起步學習、付出更多努力及苦功,以期能跟上他人的腳步,甚至超越他人,此即勤能補拙之理。求學重在融會貫通,而非囫圇吞棗地將知識死記下來卻不知變通,因此我們除了必須付出心血及努力去獲得學問知識外,心中亦須時常溫習且精益求精,如此方能真正地擁有這些學問知識,在此處我們不將「學習」侷限在學術之專業學問的研討學習,因為學習乃是一輩子的事情,不論是專業或非專業的知識,持之以恆地學習能使我們不斷地成長,因此我認為在我們一生的學習之路上,所謂的天資聰穎與否其實並非這麼重要,所謂勤能補拙,發明大王愛迪生曾經說過:「成功是要靠九十九分的努力,以及一分的天才」,而在童話故事「龜兔賽跑」裡的烏龜不就是一步一步、鍥而不捨地前進,而終於成功的嗎?所以在一生的求學之路上,勤學才能使我們不斷地成長而不落於人後。

在古代由於交通、天候、政治等諸多因素而造成各地、各國之間知識學問的交流學習有不小的困難度,然而在現今這個所謂「網路發達、資訊爆炸」的時代,各種資訊與學問皆能獲得快速流通及更新,相對地,現代人所面臨的競爭壓力也相對提高許多,各行各業的學者專家們更是必須持續進修研習並不斷地吸收新知以免落於人後,所謂「學如不及」或可形容此心情。然而擴大到非專業人士而言,現今全球面臨『金融大海嘯』,全球性的經濟不景氣與高失業率等問題使得整個社會人心惶惶,許多學生擔心「畢業即失業」的問題,上班族們擔心成為下一波資遣名單。在這個時機之下,大家除了在工作表現上更為積極努力之外,為了提升職場競爭力,參加專業認證考試與職場進修(例如:外語、金融知識等等)的人數也大幅增加。由此可知,我們所有人都應該時常謹記勤學之理,唯有不斷地提升自我專業能力方能在此全球高速競爭的環境下維持相對的競爭力。

曾經有人說過,一個人的知識學問才是自我真正所能擁有的資產,因為別人既無法搶奪也無法竊盜;不過我想,若在擁有了這份資產之後卻不知珍惜善用,且自我滿足而不願持續深入學習,則這份資產不僅將會因此減值,甚至恐將消逝於無形之中。因此「學問」真的是我們所擁有的寶貴資產,雖然他人無法搶奪竊盜,但相對地能夠「得到」或「失去」的關鍵皆在於我們自己本身,他人無法代勞。師長的教導與諸多學習管道皆只能提供我們學習的途徑與要訣而已,能否真正得到這份資產還是必須要靠自我孜孜不倦地學習方能使其增值,使自己持續成長而保持高度競爭力。


 

[1] 作者為東吳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

[2] 見謝冰瑩等編譯:《新譯四書讀本》(臺北:三民書局,20078月),頁156

 

TOP

 

首頁 / 儒學專論 / 臺北儒學古蹟 / 儒學相關活動介紹 / 儒學小故事 / 儒學研究新書提要 / 儒學研究新進展 / 下期預告

       

                    臺北市立教育大學儒學中心 Research Center for Confucian Studies

                                          地址:10048 臺北市中正區愛國西路一號

                                                  電話:2311-3040#4943 

                                                    傳真:2371-0160

                                             E-mail:confucianism@tmue.edu.tw

                                             臺北市立教育大學儒學中心版權所有